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河南日報:鄭煤機從瀕臨破產到行業龍頭
來源:河南日報 作者:欒姍 發布時間:2016-06-20 11:06 點擊量:2229

    有一家河南企業,讓科技部部長和證監會主席都很掛心。

    這家企業究竟有何獨特之處?就讓咱們來看看它的成績單:液壓支架產品國內市場占有率30%,其中高端產品國內市場占有率超過60%,并成功打入國際市場;即便當下煤炭行業形勢不盡如人意,其市場占有率仍穩居行業龍頭地位,主要經濟指標絕對值仍是行業最高水平。

    它既是一家“老字號”國有企業,始建于1958年,也是我國煤機行業唯一的A+H股兩地上市公司——鄭州煤礦機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被譽為我省國企改革“先行先試”的探路者。

“改革,我們還有生的希望,不改就必死無疑”

    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不少人對鄭煤機的印象是“全省的一顆定時炸彈”,資產負債率超過117%,職工工資拖欠8個月,職工10年的醫藥費無法報銷……企業幾近崩潰的邊緣,隨時可能破產。

    當時正值煤炭行業不景氣,看到企業的窘境,技術人員最先流失起來。

    “改革,我們還有生的希望,不改就必死無疑。”回首艱難歲月,集團董事長焦承堯感嘆。

    窮則生變,鄭煤機從改革分配制度開始,形成了崗位靠競爭、收入靠貢獻,員工能進能出、干部能上能下、收入能增能減的機制。

    當時技術人員里的佼佼者,現鄭煤機設計研究院副院長龔宇說:“廠里開了職工代表大會,經大家同意,技術人員的工資猛地漲了上去,比普通員工高好幾個層次,流失的技術人員又都回來了。”

    進了企業的門,不見得一直是企業的人。用工制度改革開始后,不管協議工和合同工身份,只要干得不好,都按法律法規和企業章程辭退。

    “時間長了,大家習慣了,也都沒啥意見了。”焦承堯說。

    干部,干部,不能一干上就下不去。鄭煤機開始推進以“競聘制、崗薪制、任期制、末位淘汰制”為主要內容的干部制度改革。

    “今天是年薪20萬元的中層,干得好明天是年薪50萬元的高層,干不好后天又可能是年薪5萬元的員工。”坐在鄭煤機總經理的位置上,付祖岡坦言“位置不好坐”“壓力很大”。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里德曼說過:“花自己的錢辦自己的事,既講節約,又講效果。”

    反復琢磨這句話,鄭煤機不斷探索公有制經濟與市場經濟相融合,從國有獨資、國有控股,直到A+H股上市,股權結構初步實現了混合多元,現代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也進一步完善,付祖岡就是董事會高薪聘請來的職業經理人。

    “2000年企業營業收入不足1億元,2012年我們做到了120億元。”焦承堯強調說,改革是決定企業命運的關鍵一著。

“留下技術人員、靠創新干企業”的思路貫穿始終

    中國煤炭的“黃金十年”,無形中放大了鄭煤機體制機制改革的成果,鄭煤機一家企業利潤占行業企業的60%以上,連德國煤機巨頭DBT都被擠出中國市場。

    鄭煤機并不滿足于此,“留下技術人員、靠創新干企業”的思路貫穿始終,不斷與世界煤機巨頭美國久益、卡特進行行業對標,刷新國際市場占有率。

    “鄭煤機已步入了以‘質’為核心的提質增效的轉型期。”鄭煤機總工程師、副總經理高有進說。

    不久前,鄭煤機液壓支架成功打入美國市場,中國煤機制造實現美國高端市場零突破,給低迷的涉煤行業注入一針強心劑。

    “購買來自中國鄭煤機生產的成套液壓支架,節省采購時間、裝備協調率高、售后服務方便。”美國客戶評價說。

    與此同時,國內的許多煤機企業已經資不抵債。“煤炭價格一路下跌,我們不可能不受影響,如何用好增量,盤活存量,化解眼前的危機,還要靠改革。”焦承堯再次強調說。

    煤機銷售量縮減,煤機維修服務卻有廣闊天地,鄭煤機由單一制造向“制造+服務”轉變。

    “我們從注冊資金1000萬元,做到市值2億元,未來還有20億元的市場空間。”鄭煤機子公司鄭州速達煤炭機械服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李錫元說。

    煤炭行業形勢不好,單一煤機產業猶如“一條腿走路”,很難抵御行業波動的風險。

“與跨國企業相比,我們要向液壓機械領域擴寬轉型,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新常態下,焦承堯還是把砝碼壓在了改革上。

 

河南日報評論:堅決啃下國企改革“硬骨頭”

    

    發展的難點在哪里,改革的突破口就在哪里。

    國企是國民經濟發展的中堅力量,國企改革是篇大文章。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出臺了一系列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政策意見,為國企改革指明了方向。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國企改革工作,結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把國有工業企業改革作為當前深化國企改革的重點,把煤炭、鋼鐵、有色等行業企業作為深化工業企業改革的重點。自今日起,本報推出“打好國企改革攻堅戰”系列報道,全面展現國企改革對于我省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意義。

    國企改革是“硬骨頭”,是攻堅戰。我省國企改革歷經30多年的探索實踐,取得了積極進展,但仍然面臨著“企業主體地位還未確立、法人治理結構還未健全、國有資產監管還未完善”三個突出問題,一些國有工業企業債務負擔重、虧損額度大、經營困難多、富余人員多、改革成本高,改革任務十分艱巨。如何脫困?如何轉型?唯一出路在于改革。改革是國企擺脫困境的根本之策,是加快結構調整的必由之路,是實現轉型發展的關鍵之舉。

    啃下國企改革“硬骨頭”,打好國企改革攻堅戰,要堅持科學謀劃,做好頂層設計,力爭到2017年全省國有工業企業改革取得突破性進展。要精心組織實施,加強組織領導,建立容錯機制,鼓勵大膽創新,完善配套政策,抓好協同推進。要破除思想藩籬,勇于擔當作為,抓住國家去產能的政策機遇,加快省屬國有工業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構建多元的產權關系,進一步提升國有企業的市場競爭力、發展引領力和風險抗擊力。

    沒有破不了的堅冰,沒有闖不過的難關。迎難而上、激流勇進,統一思想、科學謀劃,我們就一定能打好這場攻堅戰。

(來源:2016年6月20日《河南日報》1版)